当前位置 : 首页  >  主页 > 资讯首页 > 行业 >

2018年度特辑 | 人物篇

来源 : 求是汽车
佟洋 郑森胜
发表 :  2019-01-11 12:14

写在最前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刚刚过去的2018年,汽车江湖里,发生了太多的故事。有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也有力所不逮、无可奈何。不同的时运境遇、不同的生存状态,为萧瑟的汽车市场,平添几分色彩。

人在江湖,不能免俗。求是汽车将从企业、高管、投资及产品四个维度,梳理汽车行业过往这一年。需要声明的是,这并不是一个歌功颂德的系列报道,但请相信,文中所有内容,均有据可考。

年度不管事高管

安铁成

微信图片_20190111121635.jpg

沾上神龙一身腥,放权反而保太平。

作为分管神龙汽车的东风公司副总经理,安铁成上任18个月以来,在公开报道中,与神龙汽车有直接关联的内容,却寥寥无几。

求是汽车曾在2018年5月撰文《神龙汽车| “神隐”安铁成》。时隔半年,将曾经的文章重新发布一遍,也未尝不可——2018年全年,安铁成始终与神龙汽车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年度“不管事”高管,安铁成受之无愧。

安铁成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在12月18日,东风汽车乘用车扩建项目奠基仪式上。12月13-14日期间,在东风公司举行的2018年营销论坛上,安铁成以主持人身份出席。此外,在14日召开的神龙汽车公司干部大会上,安铁成也有出席,见证了神龙汽车自他而下,8位中法双方高管的集体下课。

事实上,这是安铁成在分管神龙汽车后,在公开报道中,极少数与神龙汽车产生直接关联的一场出席活动。有媒体评论称,这次人事“清洗”帮助安铁成组建了一个全新的组织架构,有了这个架构,或许有助于他施展拳脚——好比给神龙汽车做了一场手术,“主刀医生”是安铁成。

问题是,“主刀医生”自己,2019年会站在“手术台”前吗?

年度不退休高管

徐和谊

微信图片_20190111121708.jpg

老骥志在千里,廉颇还能吃喝。刚从西班牙回来就退休,绝不!

再谈徐和谊,我们是抗拒的,或者说,是谨小慎微的,生怕再度惹怒某些势力。即便徐和谊已经过完61周岁生日,迈向62岁,“退休”二字还是不可说。甫一提及,就有各方势力汇集,试图掩盖徐和谊超期服役的事实。

退出江湖、颐养天年,对徐和谊而言,似乎是一个相当敏感的话题。在参加工作42年后,徐和谊何时将从北汽集团权利巅峰撤离,依旧悬而未决。

11月底,徐和谊走访西班牙,出席了中西企业顾问委员会成立大会。尽管在官方发布的照片中,站在角落的徐和谊被前排的法国人遮住了1/4个脸面,但上位者的气场,浓郁且强烈。

虽然在与其他汽车集团的竞争中,北汽集团显然落于下风,当年力推的通用航空版块也面临尴尬境地,但不可否认,北汽集团离不开徐和谊。无论从资历、精气神,还是思想高度上,这个生于1957年的男人,都足以带领北汽集团走得更久更远。年度“不退休”高管之名,徐和谊无所推辞。

至于陈宏良,目前还仅是一个潜在的继任者。老骥伏枥的徐和谊,依旧是北汽集团的定海神针,有关其退休后的接班人,北汽集团还有的是时间,慢慢琢磨。

年度不独立高管

荆青春

微信图片_20190111121739.jpg

一汽大众的池塘就这么大,终究关不住荆青春。

一开年,奥迪品牌就迫不及待地公布业绩。全年销量再次卫冕豪华车市场单一品牌销量冠军,国产车型和进口车型双双实现同比增长,仅凭这个成绩,荆青春就足以让所有怀疑徐留平眼光的人闭嘴。

在年度业绩这件事上,虽然体量与大众品牌不在一个量级,但相比几乎全线车型出现同比下滑的大众品牌,功高盖主,才是荆青春唯一需要犯愁的事。

根据2018年3月签订的谅解备忘录,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将被整合进新销售公司,成为一汽大众的全资子公司。荆青春的职位也将相应变动,在人事、财务、采购等方面,拥有更高的职能话语权。

2018年11月底,有消息称,一汽奥迪销售公司即将成立,意向注册城市为杭州。此后,一汽奥迪销售公司将作为奥迪在中国的销售总部。这也就意味着,“年度不独立高管”荆青春,极有可能在2019年春节过后,堂而皇之,自立门户。

独立后,在一汽体系内与大众品牌是相亲相爱,还是相竞相杀,如何在奥迪体系内实现与上汽奥迪项目的合作与权衡,都是荆青春终需解决的问题。2019年,荆青春的一小步,将是奥迪的一大步。

年度不差钱高管

祁玉民

微信图片_20190111121806.jpg

哪管他洪水滔天,最重要是钵满盆满。

距离求是汽车撰文《从华晨获近亿资产,祁玉民退休倒计时》,已经一个半月。期间,祁玉民损失了450万港币,但不要紧,他所持的华晨中国股票市值仍有2475万港币。再熬9个月,祁玉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退居二线,享受富家翁的生活。

2012年,祁玉民分3次减持华晨中国股票,450万股的套现金额是4000万元。6年多过去了,祁玉民所持的剩余450万股,价值缩水了近四成,但这怪不得别人。

在祁玉民的带领下,华晨汽车的乘用车业务一路向下飞驰,华晨中华年复一年步履维艰,金杯、华颂品牌,甚至已徘徊在生死线上,等待雷诺的救援。唯一拿得出手的,会下金蛋的华晨宝马,也被华晨汽车以290亿元的售价,将所持50%股份中的一半,卖给了宝马。 

对继任者吴小安来说,祁玉民退休后留下的,将是一个资产枯竭、技术老旧、品牌消亡的华晨汽车。但不要紧,手持620万股华晨中国股票的吴小安,还享受着829.70万元的年薪。或许,明年的求是汽车年终盘点,“年度不差钱高管”就从祁玉民换吴小安了。

年度不食言高管

徐留平

微信图片_20190111121844.jpg

作为行业顶级高管,吐出的唾沫,都得是个锤。

2018年初,徐留平将红旗品牌的年销量目标定为3万辆。放到其他车企上,这个数字就是个笑话,但对销量常年徘徊在4700-4800辆区间的红旗而言,徐留平的3万辆目标,极为激进。

12月14日,提前17天,一汽红旗宣布完成年度3万辆销售目标,成为2018年度首个完成年销目标的在华车企。徐留平当初的激进,在年末变为现实。

在媒体大颂赞歌的同时,也传出另一种声音。公众号“红旗工厂”发文称,2018年取得的3万辆成绩,为“批发数量”。其中,红旗H7和红旗H5分别为9175辆和20825辆。 

批发量、上牌量,这种统计上的差异,并不会使红旗品牌的成绩降低成色。然而,有关红旗车型的终端用户到底是谁,却存在疑问。有消息称,在一汽集团内部的多次会议上,徐留平都在大力倡导一汽集团内部职工换购红旗轿车,有时甚至以“闲聊”的语气问参会的各级领导,“你现在开的是什么车呀?”

都说一碗水得端平,但人心都是长偏的。

数据显示,2018年前11个月,一汽奔腾累计销售7.13万辆,按11月8233辆业绩估算,2018年全年销量将勉强突破8万辆。而2017年,一汽奔腾累计销售11.54万辆,同比增长13.7%。在红旗品牌高歌猛进的同时,徐留平辖下的奔腾品牌,却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同为一汽集团的自主品牌,或许这就是领导是否亲自挂帅的差别。

作为一汽红旗的“销售顾问”,徐留平的成功毋庸置疑。作为一汽集团的当家人,有关一汽集团的改革成效以及各品牌的协同发展,徐留平的成绩却暗淡许多。不过,一个江苏扬州人,不远千里奔赴关外,为一汽的改革殚精竭虑,还好苛求什么呢?

责任编辑 : 王欣燕

网友评论

登录  |  注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