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主页 > 资讯首页 > 行业 >

2018年度特辑 | 资本篇

来源 : 求是汽车
佟洋 张维
发表 :  2019-01-11 12:00

写在最前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刚刚过去的2018年,汽车江湖里,发生了太多的故事。有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也有力所不逮、无可奈何。不同的时运境遇、不同的生存状态,为萧瑟的汽车市场,平添几分色彩。

人在江湖,不能免俗。求是汽车将从企业、高管、投资及产品四个维度,梳理汽车行业过往这一年。需要声明的是,这并不是一个歌功颂德的系列报道,但请相信,文中所有内容,均有据可考。

01
年度接盘侠投资
拜腾汽车

微信图片_20190111115454.jpg

本以为一个“中国通”和一个有着高深莫测背景的媒体人,可以站在风口,联手打造一头飞起的猪,未料,他们掉进了坑里。

9月27日,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简称南京知行,拜腾汽车的主体公司)与一汽夏利签署《产权交易合同》,后者将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简称一汽华利)100%的股权转让给前者,转让价格为1元。

象征性意义的转让价背后,是南京知行需承担一汽华利8亿元债务及职工薪酬5462万元。其中,职工薪酬已支付完毕,8亿元债务则需在2019年9月30日前还清。

耗资8.5亿元,拜腾汽车买下了一汽华利的空壳,以及宝贵的乘用车生产资质。

仅过两个半月,12月10日,发改委审议通过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便让拜腾汽车的投资打了水漂。虽然一汽华利的造车资质没有由于一纸《规定》变得一文不名,但是,在更为开放的政策环境下,这笔8.5亿元的投资是否算得上成功,有待验证。

让“接盘侠”拜腾汽车更郁闷的是,由于一汽华利在2018年5月曾被工信部列入《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第3批)》,特别公示期限为2018年5月4日-2020年5月3日。根据规定,在特别公示期内,工信部不再受理该企业的新产品申报。换言之,若没有特殊情况出现,拜腾首款产品的交付时间至少要等到2020年5月3日之后。

要知道,拜腾汽车的核心团队,可不是普通的路人甲乙丙丁。创始人兼联席董事长冯长革是和谐集团的创始人;总裁兼联合创始人戴雷,是个娶了江苏媳妇的“中国通”;对外事务副总裁丁清芬是个拥有颇多政府资源的女强人;南京知行股东之一的季昌群,是丰盛集团的创始人,对的,就是前不久因12.8亿元违约牵出400亿负债的那个丰盛集团。

可这依旧没有妨碍,拜腾汽车花了8.5亿元,结结实实地成为“年度接盘侠”。

不过,对拜腾汽车的几位股东而言,这算不上多大事。近日,有消息传出,拜腾汽车正寻求5亿美元融资,整体估值在40亿美元水平。目前尚不清楚本次融资的主体是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还是其控股子公司——耗资8.5亿元接盘一汽华利空壳的南京知行。若是后者,可就恭喜一众投资人了,尤其是占股1%的丁清芬,身家将达到4亿美元。 

还说自己不是“汽车业界最成功的女高管”?

02
年度时间差操盘
力帆汽车

微信图片_20190111115747.jpg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12月10日,发改委审议通过的这份《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祸害”可不只是拜腾汽车,还有怀揣理想的李想。

12月17日,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以6.5亿元向重庆新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出售旗下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简称力帆汽车)100%股权。重庆新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背后,正是李想的车和家。

这笔交易,相比拜腾汽车花8.5亿元买造车资质,在当时看来还是颇为划算的。毕竟,力帆汽车拥有的是“6字头”资质——可以生产新能源轿车、SUV、商用车等各类车型。一贯对代工模式持抵触心理的李想,也如愿迈过了造车的最高门槛。

然而,就在力帆股份将力帆汽车出售给车和家的第二天,12月18日下午,国家发改委宣布,《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已经审议通过,并予以发布,自2019年1月10日起施行。在造车资质未来“没那么值钱”的预期中,李想的这次收购,显然是做了“冤大头”。

《规定》早在12月10日就已签署,却延至12月18日公布,力帆股份的这次转让,不仅甩了包袱,还巧妙利用《规定》公布前的时间差,将收益最大化。鉴于此,求是汽车“年度时间差操盘”得主,非力帆汽车莫属。

这还不是力帆汽车出售过程中唯一的闪光点。11月7日,力帆汽车进行工商变更,重庆市国资委旗下的重庆机电控股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从股东名单中退出。至此,力帆汽车成为力帆股份的独资子公司。同日,力帆汽车进行了注册资本变更,从原有的1.25亿元增至5.2亿元,增幅达75.96%。 

虽然力帆汽车并未公布国有资产的持股比例,以及11月7日国有股份退出时的获利,但毫无疑问,在重庆机电控股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退出力帆汽车,和将力帆汽车转让给车和家的整个过程中,力帆股份才是最大的赢家。

能把一盘大棋下得如此行云流水的,不会是力帆股份的职业经理人牟刚,陈巧凤、尹索微和尹喜地,也未必能设计出如此精致的计划。 

姜,真的还是老的辣。

03
年度高效率套现
小鹏汽车

微信图片_20190111115817.jpg

一群神秘人,4个月时间赚走多少钱,我们不知道。

但这并不妨碍邓亮、王威、杨元、钟小平、吴湄、熊辉、钟坚……这些在汽车业内从未出现过的名字,成为求是汽车“年度高效率套现”的获得者。 

那么,这群神秘人到底是谁。在天眼查系统中,他们是西藏极慕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西藏极慕)的股东,而西藏极慕的背后,是小鹏汽车。

且看他们是怎么赚钱的吧。

2016年11月25日,广州橙行智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橙行汽车,小鹏汽车的主体公司,)新增一名机构股东,天津极客橙行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天津极客)。

在当时,这家企业是北京传奇极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极客资产)的下属独资子公司。就在小鹏汽车宣布B+轮融资前半个月,7月17日,天津极客发生股东变更,极客资产的持股比例由此前的100%缩减至0.01%,剩余的99.99%由7月5日注册成立的西藏极慕持有。极客资产相应持有西藏极慕0.01%的股份。 

简言之,小鹏汽车的股权结构并未发生变化,但股东之一的天津极客,却被极客资产“置换”给了西藏极慕,置换的方式是后者用0.01%的股份,收购了天津极客99.99%的股份。

至此,还只是极客资产的套现离场,西藏极慕的资本运作尚未开始。

11月22日,小鹏汽车的运营主体,橙行汽车进行工商变更,注册资本由2976.2059万元,增至3836.3370万元,增幅为22.42%。同日,天津极客从橙行汽车的股东中撤出,多家投资机构接盘,成为橙行汽车的新股东。

虽然小鹏汽车未表示11月22日的资本变更是否为融资行为,但不可否认,通过入主天津极客,伴随小鹏汽车的“成长”,西藏极慕在7月17日-11月22日,短短四个月内,实现了不可估摸的获利。

在西藏极慕的27名自然人股东中,有小鹏汽车的最大投资人何小鹏、猎豹CEO傅盛和经纬中国的左凌烨,但都不是西藏极慕的大股东。至于那群神秘人,有些在搜索引擎中存在另一种身份,想象空间很大,求是汽车在此就不提了。

04
年度抱大腿玩家
观致汽车

微信图片_20190111115845.jpg

这种大腿,可遇不可求。更何况,他还抱了个瓷实。

用“财大气粗”来形容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都有点贬低的意味。毕竟,随随便便砸几百个亿,对宝能来说,压根算不得什么。观致汽车抱上了宝能的大粗腿,却没能解决所有问题。

观致汽车高度依赖宝能集团旗下共享平台“联动云”的批量订单,这并不是秘密。有关这个“关联交易”,目前业内流传着两个版本:版本一,根据协议,2018年宝能及其关联公司计划从观致采购9.5万辆汽车;2019-2020年,宝能每年将从观致采购10万辆。版本二,2018年,“联动云”计划从观致购买4万辆汽车。即便按第二个版本推算,“联动云”平均每月也要为观致贡献3300辆订单。

数据显示,2018年前11个月,观致汽车累计销售6.1万辆,月销售在6000-7000辆。按这一数量预估,观致汽车2018年全年业绩不会突破7万辆。

虽比2017年同期数据漂亮得多,但无论对姚振华、李峰还是陈思英而言,这个成绩都有些尴尬。扣除“联动云”的4万辆订单,观致汽车面向个人用户的销量,尚不足3万辆。至于2018年初制定的8万辆销量目标,已无人再提。

在与经销商的合作关系上,观致汽车也被搅得一团乱。6月14日,观致汽车在常熟举办经销商投资人签约大会,新签约51家一级经销商。8月,观致汽车又一次性签约30家经销商,经销商总数接近300家。

与经销商的蜜月期,仅维系了不到半年。12月初,观致汽车全国40家经销商联名发起致厂家函。函中表示,厂家低价直销扰乱市场、不按期兑现新产品承诺、设置各种限制不给承诺的返利及推广费等行为,导致观致汽车经销商面临大量亏损情况。

在观致汽车C端销量不如意的现状中,经销商层面的问题也基本无解。不过,大腿总还是要抱的,虽说资本不是万能,没了资本的背书,却是万万不能。毕竟,有机构预测,观致汽车的年度亏损,高达22亿元。

05
年度打水漂合作
恒大 VS FF

微信图片_20190111115925.jpg

许家印和贾跃亭,赶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达成一个看似和解的协议,结束了长达三个月的隔空骂战。

恒大的这笔投资,理论上存在着回收的可能,但也仅是可能。“年度打水漂合作”的评定,并没有因双方的“和解”条款,而失了成色。在与贾跃亭停战歇火后,恒大法拉第未来,这个在香港成立,注册资本高达20亿美元的集团,作为许家印进军高科技领域的首次试水,未来将何去何从,仍充满变数。

恒大法拉第未来在中国市场的进程,不仅仅是恒大进军汽车领域的成败得失问题,有关汽车事业的发展策略,极有可能发生转变。在FF提起多次仲裁后,有消息称,恒大对FF已经意兴阑珊,甚至有“割肉离场”的想法。2018年最后一天发布的公告,也显示出,恒大对与贾跃亭进一步合作的期望,已经降至冰点。

三个多月的时间花光8亿美金,只是一个诱因。有关FF控制权的争夺,才是FF与恒大矛盾的根本。贾跃亭不会不知道许家印的野心,许家印也着实低估了贾跃亭的狡猾。拍地建厂、参股渠道方,在国内积极布局,换来的是FF在香港多次提交仲裁申请。

贾跃亭,这个从山西吕梁山脚下村子走出的小镇青年,目前有超过300亿元的财产无法激活,还被无数投资人追着讨债,只能死命抓住FF这最后一稻草。面对恒大在国内市场的布局,贾跃亭的反应,也就不难理解。

穷途末路的贾跃亭,要凭借军心不稳的FF实现惊天逆转,已经越来越难。但这并不妨碍在圣诞节前夕,贾跃亭对着镜头露出雪白的牙齿,展现人畜无害的微笑。

责任编辑 : 王欣燕

网友评论

登录  |  注册

TOP